“七十码”的三年徒刑

风风火火的杭州飙车案阶段性地落幕了,胡斌驾驶着改装后的三菱跑车以3年的刑责,以及113万元人民币的价格,买下了谭卓的生命。

《理想国》里所述“正义是强者的利益”,现在看来,在乱世之下,那些有着丰富资金的公民(有权者不讨论,他们更厉害),在法律面前确实是强者。出事了,他们能赔得起,如果媒体不放大的话,搞不好暗中还有一些与金钱挂钩的人脉活动,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。这也许就是法律送给有钱人的优惠措施,只有你有钱,赔得起,就算认罪态度好罢了,再加上某某人在足球篮球上有什么特长,这样的社会主义人才更是要特别照顾一下。

要说胡斌家里已知的四辆车,光是车价都在130-150万之间,赔偿谭卓的113万元,连他们的座驾都比不上,对这样的家庭,113万元只是小菜一碟罢了,他们真正关心的不是谭卓,而是怎样为自己的儿子开脱罪责,避免“危害公共安全罪”的缠身。人是自私的,一切的一切,都是围绕着自己的利益。从结果来看,胡斌应该是满意了,不仅逃脱了“危害公共安全”的罪名,还拿了一个“交通肇事”的最低刑期。

也许错不完全在胡斌身上,这个破烂的法律已经不适应如今的乱世。胡斌是一个有前科的孩子,危险驾车的故事,还上过新闻媒体,不过狗屁法律对这样的人似乎无能为力,不管不问,造成了今天这样的悲剧。甚至我们“公正”一点来说,胡斌毁了一个无辜的谭卓,而狗屁的法律毁掉了胡斌的前程!在我看来,乱世用重典,凡是有酒后驾车和飙车行为,都应该终身禁驾,而对于肇事逃逸,完全可以以故意谋杀论处。

胡斌案的一审,基本可以确定是“终审判决”了。如果自己心里不得不接受这样的判决的话,我也要对南京张明宝醉酒驾车造成5死4伤的惨剧重新加以认识。每个人都应该知道,醉酒驾车和闹市飙车都是非常危险的行为。胡斌案发生时,当事人完全是清醒状态下的,自始至终都知道自己危险行为可能会伤及无辜。而张明宝醉酒驾车时,则是无意识状态下的危险行为,虽然这不能免除他醉酒驾车的罪责,但是在事件发生时,他更具有“无主观故意”的条件。

胡斌闹市飙车撞得很零售,死亡一人,而张明宝醉酒驾车撞得很批发,四死五伤。但如果仅凭这一点,就要把张明宝推向“危害公共安全罪”,未免也有失公允。张明宝醉酒驾车应该重判,但是在这个狗屁法律还不健全的社会里,在胡斌案件的判决上,谁又能把“交通肇事”与“危害公共安全”的关系说清楚呢?我不禁对张明宝产生了同情之心,也希望狗屁法律能够“公正”地对待张明宝。结果如何,让我们拭目以待!

Tags: ,

2 Responses to ““七十码”的三年徒刑”

  1. willerce says:

    刑是否太重?

  2. 三峡 says:

    千万不要酒后开车

Leave a Reply

*
To prove you're a person (not a spam script),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.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.
Anti-spam im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