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the ‘Movie’ Category

人生没有可惜,只有珍惜!——观《幸运是我》有感

Sunday, August 28th, 2016

《幸运是我》

《幸运是我》回归了电影的本质。记得关锦鹏说过,现在的电影一来就讲市场、讲发行、讲投资,把剧本、艺术表达等抛在了脑后,偏离了电影的本质。影厅里稀稀落落坐着的几个人和美国大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同期上映的农村题材影片《喊山》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。之前的《心迷宫》《山河故人》叫好不叫座,稍好一点的《百鸟朝凤》票房也未能突破九千万,更不用说一些小众的独立电影,这在当今随便一部烂片抽几个明星来都演能随随便便出个2、3亿甚至4、5亿的中国电影市场来说,正常轨道上的电影真可谓是在夹缝中求生存。

电影只是在讲故事,平实淡雅,缓叙真情,和平时那些妖艳贱货满天飞的电影形成了鲜明的差别。中芬姨和阿旭两个不同性格的人能走到一起,说是一种幸运,但更应该说是两种困境中的陌生人相互依靠,“你帮我,我帮你”而产生的亲情。

高楼中的钢筋阻碍了城市的温暖,独生子女政策和高涨的离婚率减少了城市的亲情。芬姨说,这个世界不会没了谁就不行,一个人也能好好生活。我们的城市或许孤独,或许寂寞,但我们总能找到让自己温暖的地方,即使是孤老患病的芬姨,也将温暖传递给了阿旭。人不能预测未来,但我希望有一天自己患上认知障碍时,也有人能给我贴上那张纸条。人生没有可惜,只有珍惜!

最爱老友记,电驴分享600G

Tuesday, February 15th, 2011

对于我来说,《老友记》在我心目中的地位,远超于其他电视剧,甚至是电影,难以被撼动!直到今天,我的电脑里也只保留着《老友记》,时不时地看一看,时不时地笑一笑,以获得心灵的慰籍。

从2010年3月1日开始,我利用家里空闲的电脑,开始使用电驴分享《老友记》(JOG版,全季容量54.6GB),也就是河马版。到今天快一年了,分享的数据已经超过600GB,算下来已经上传了11部河马版的《老友记》,虽然有侵权的嫌疑,但这样的“罪名”却让我开心。

相信很多人都热爱着《老友记》,很多人也用电驴默默上传着《老友记》的各种版本,正是大家的努力,才能让这部十多年前的情景喜剧继续在中国风靡着,传播着那六人带给我们的快乐。

我在故我传,最爱老友记!

《拆弹部队》(The Hurt Locker)观后感

Wednesday, April 7th, 2010

虽然之前听同学讲过《拆弹部队》很无聊,无非就是讲美国兵如何解救受苦受难的伊拉克人民,但秉承存在即为合理的直觉,我完整地看完了这部问鼎奥斯卡最佳影片的电影,其并未让我失望。以下三点是我个人的观后小感,很粗陋,仅作个人记录。

1、不是拆弹部队,而是拆弹狂人!

也许我关注的焦点比较狭小,我不认为这是一部美化战争的影片,或是一部反战影片,而仅仅感觉这只反映了一个“独立的人生”的纪录片,甚至感觉中文片名还不到位,即使不直译成“拆弹服”,也应该叫做“拆弹狂人”,甚至叫做“密封的心”(Hurt+Locker=把心中的伤痛锁起来了)。至于部队、美军、战争的联想,则应该是观众的观后感罢了。

2、告诉你是什么,而不是为什么!

电影的缓慢地、细腻地、一步一步地展现了威廉姆斯拆弹的过程,甚至有些过程在很多人眼里看来是多余的。但这就是表现威廉姆斯心境的绝佳手段,那是一个未曾吸毒的人无法理解的心境,电影不可能在2小时内讲完人生观的构建,那是“为什么”,但是却用7个拆弹故事为我们了解了战争在威廉姆斯这一个人身上的影响,那是“是什么”。威廉姆斯表面上是个硬汉,但让我隐隐约约觉得威廉姆斯心中无爱,没有找到归属感,并且刻意封闭自己的内心。虽然影片未能告诉我们为什么,但我相信“沉迷于战争毒品”的因素是不会独立存在的,我能感觉到威廉姆斯内心不可触摸的伤痛!是“战争”在拨动威廉姆斯的心弦,还是“别物”迫使威廉姆斯沉溺于拆弹呢,我们不得而知,但我猜想,两种力量的结合才能他走上极端。

3、好人与坏人的定义模糊化

电影里的情节很随意,随意的情节中隐隐约约让我感觉到良心的模糊化,即破坏了好人与坏人的鲜明界限。如果说威廉姆斯是一个依附于侵略战争的伪君子,那么他还能独自出来追寻小男孩的下落,这是让我无法理解的。如果说波恩和欧文是一个传统文化的追随者,那么他们在讨论一次误爆可能会为他们带来一辆更安全的车辆,这更让我无法理解。

就写到这里。

海豚湾 The Cove

Thursday, February 25th, 2010

久闻《海豚湾》(The Cove)这部影片的大名,近日终于获得其1080P高清版本,亲见了这部交织着海豚、日本人和西方环保人士的纪录片。《海豚湾》和一般的自然纪录片有所不同,它揭露了日本人屠杀海豚的残忍画面,以及日本人自相矛盾的辩解,绝对是一部超越国界的信使,唤起世界人民对日本商业捕鲸行为的反感与唾弃。同时,这部影片没有上升到政治角度来分析日本为何坚持捕鲸,纯粹以健康的角度和人道主义的角度来纪实描述。

伦理学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,残忍地捕猎鲸鱼算是日本的一个传统文化,但这不应该局限于日本这个特定区域的人们所做出的事,加拿大人棒打海豹,韩国人吃狗肉,澳洲人吃袋鼠,中国人偷吃猴脑,穿山甲、羚羊、梅花鹿、熊胆……中药里的珍惜动物更是多不胜举。“美食”与“残忍”、“传统”与“保护”,很难就此分出胜负,借用莎士比亚的名言,“To be or not to be, that’s a question”,孰是孰非,一个两难的选择,想加以批判的时候,又不得不反思自己。这似乎本是一场留给“纯素食主义者”和“纯肉食主义者”的战争,只有极端人士才能坚持自己不可妥协的立场,要么什么肉都拒绝,那么什么肉都接受。富有感情的“无关人士”就卷入其中,无法站稳自己的立场。

(more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