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the ‘OMG’ Category

被老师表扬了,很开心……

Tuesday, October 6th, 2009

我还像个小学生一样,老师一表扬,就会很开心!

今天晚上的素质选修课,是金花漫老师的《英语语音语调》。都大四了还在学素质选修课,可真是不容易啊。那都是因为我们专升本学生的学分非常“混乱”,为了按时毕业,宁愿多修也不能放掉一科!

上课的时候发现上次的作业忘记了,本来是要求读一段100字的文章。哈哈,拿电子辞典找出了《新概念英语》第三册第一课《A PUMA AT LARGE》,就读了一段。关于这位金花漫老师,我曾听人说过她是一个很负责的老师,上了她的课后确实如此,因为每节课她的耳朵都不会放过任何学生的发音,她会一个一个让同学读,纠正发音。老师后来向大家介绍发音较好的同学时,竟然有我的名字,而且还让我上台读了一段。很是开心啊……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了。

当然这个开心是建立在《A PUMA AT LARGE》这篇文章上的,因为熟悉,而且照着录音背过,所以发音应该很标准。老师还特地问了问我是不是听过RECORD的。

但实际上,我英语发音挺烂的,特别是像he、that、thing、thank这样的单词发音一直都是有问题的。当然,被表扬了,那就要多一点热情,多练练,多听听~

兼职翻译工作心得

Saturday, August 1st, 2009

回首前五天的时间,确实值得回忆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发现一个任务网站上有一些兼职工作。本想着假期闲来无事,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做了一个工作任务。兼职的是一个翻译工作,给一个旅游网站(到到网)翻译客人对于各个酒店的评论,英译中,任务的报酬是500元(实际收益只有390元,任务网站要收取20%的中介费,外加10元钱的认证费)。

收到雇主发来的“试译通过”的信息后,首先是喜出望外的,毕竟自己英语水平还是很差劲(勉强过了四级,还是两年多前考的),但是当发现所有的翻译工作需要在5天内完成时,我觉得能不能按时完成还是一个问题。接下来的日子很是凄惨,对于一个不是英语专业的学生来说,我遇到生词的几率大大超过了专业人士,特别是在翻译某些评论的时候,风格的变化让人感觉很不适应。整体上进度都很慢,甚至有2天晚上我都是通宵坐在电脑前,一句一句琢磨——脖子疼的,眼睛红的。

需要感谢的是,在进度很慢的情况下,我在“百度知道”里发问,主要是一些长难句的理解(当然也很偷懒地找人帮我翻译了几段,嘿嘿),很多人都参与了帮忙,特别是lonesomeguy和evendarker无私地为我翻译了几段。同时我也不得不在“百度知道”送出了4000多分犒劳帮助我的人。

翻译的过程甚是艰辛,不过翻译中却收获了两点:

第一,强烈感觉到翻译工作的巨大压力。对于这次英译中来说,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。雇主要求的翻译风格是口语化、本地化,所以首先需要理解句子。评论者来自不同的国家,有着各种不同的英文风格,甚至本身就存在的笔误,要进行理解和校正,这真的让人很伤脑筋。通常,很多网友在网站发表评论,都不是使用正规的英文格式,中间可能省略了很多“逻辑转换”或者“专业知识的平民化”过程,这样翻译成中文的时候,需要进行语言再加工,让我苦不堪言。

举例:German hotel rooms tend to run towards the spartan in their accommodation by design and while there are some exceptions to this rule, they do seem a touch bare to American eyes.

这里翻译的时候,就需要知道“美国人”、“斯巴达式风格”和“裸露”的联系。翻译出来为:

“德国的酒店房间喜欢被设计成斯巴达式风格,不过这样的简约的设计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接受的,在美国人的眼中,简约得简直就是一丝不挂。”(言外之意也说明了美国酒店通常都是金碧辉煌的奢华吧。——翻译得不好,高手不要挑刺啊!)

(more…)

Earthquake M5.6

Tuesday, June 30th, 2009

凌晨2点,迷迷糊糊中,感觉床猛然摇晃起来,饮水机摆动的声音在耳边晃荡着。惊醒后,大脑某个部分机械式地指挥我下床,可惜小脑似乎尚未苏醒,伴随着物体掉落的声音,重重地摔在地上,周围散落着不明物品。大脑判断错误,以为天花板开始脱落,便钻到桌下。意识逐渐恢复,看见室友下床后打开门,在楼道中微弱灯光的映射下,人影纷纷朝外跑去,嘈杂声涌动在东1宿舍。抓起放在坐下的毯子,裹着身子跑出门,恍然间,晃动停止,嗯,大脑发出“回去睡觉”的指令!这时才发现,脚疼得厉害,腰间也隐隐作痛。爬上床,室友们打开电脑查询,USGS显示震级为5.1级,距离绵阳60KM左右。过了一会,国内媒体报告为5.6级。打了电话回家,一切平安,嗯,那我继续睡觉。

早上起来,室友们睡了,我的脚仍然疼着。这才发现小腿踝关节上方肿了一大块,腰部也有一个S型的红斑,如同芙蓉姐姐搂着红丝巾,倒影在腰间。床下一片狼藉,凳上的衣物散落一地,本来和我一起倒下的椅子已被扶了起来,废纸篓残存地躲在在角落里,似乎不想让我发现已经四分五裂地它。上网查看USGS已把震级调整为5.2级。

夜里的地震是今年最大震级的地震,虽然经历过8级地震的我们,对于小摇小晃已经根本不在意了,但很久没有享受摇晃的我们,似乎对于5级以上的地震有些不太适应。脚肿了,去买点云南白药,顺便纪念一下着无辜的废纸篓。

纸飞机-阳光阅览室

Thursday, June 18th, 2009

前天接到了一个来自上海的电话,是“纸飞机——阳光阅览室”打来的,询问我的地址,想给我寄点纪念品。年初的时候,在网络上无聊,看到了“纸飞机——阳光阅览室”计划,发现参与的人并不多,捐款的人也寥寥无几,于是便动了恻隐之心,捐了30、40元的图书,尽自己微薄之力吧。

今天EMS收到了寄来的纪念品,一张卡片,一个胸章,2个运动水壶,感觉已经超过了的爱心了,真是让组织者破费啊。

(more…)

意外获奖

Wednesday, June 3rd, 2009

从来到本部就读本科以来,从未奢望过获得奖状。毕竟,自己和本科生的差距还是相当大的,再加上自己缺乏斗志,也让自己的精神处于颓废的境地,天天之想着外星人如何消灭丑陋的人类。不过就在今天,幸运降临在我的身上。辛勤的冬瓜班长给我送来了一个奖状。虽然含金量不高(带有“共青团”字样的奖状含金量都不高),但是这是我在本部的第一个奖状,虽然奖状上我的名字被打印错了,但是我还是蛮蛮蛮高兴的。最近本来挺倒霉,遇见了一个让人感觉很不舒服的老师,这算是洗了洗晦气。如果说一个人以CET4的英语水平去考GRE会疯掉,那么在我接触了她后,感觉我已经失去了对英语的兴趣!

说实话,这个奖状应该归功于西山的日子,也应该归功于邓亚玲老师,我第一次知道西科大还有这么优秀的老师。获奖原因是寒假社会实践报告,当时我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个作业,到开学的时候才知道,于是用了几分钟改了下2007年写的一片《沃尔玛购物广场调研报告》,飞一般地交了上去。

(more…)

PX200断了的线

Wednesday, May 20th, 2009

断线了!亲爱的PX200再一次遭受了不幸,突然发现耳机线与耳机主体之间的线皮脱断了,露出了金、绿相间的金属线。听说森海塞尔的维修费很贵,淡定淡定一下……

PX200是两年前下了很大的决心才下手的,平时也是很爱惜的,可惜这耳机命途多舛。第一次是不慎将右侧单元从头套部分拉了下来,硬套回去,结果右侧调整耳机伸缩功能失效,就像液压杆没有了液压功能(不知道这样的表述对不对),当然正常使用没有问题。那次力量是很大的,但右边都没有断线,这次不知道怎么地,左边倒断了线。不用想,修是肯定要修的!不过……维修费很贵……自己DIY维修又不忍心……叹气……

 

PX200断线

 

(more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