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the ‘Think & Rethink’ Category

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

Wednesday, February 2nd, 2011

《死水》

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,
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。
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,
索性泼你的剩菜残羹。

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,
铁罐上锈出几瓣桃花;
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,
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。

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,
飘满了珍珠似的白沫;
小珠笑一声变成大珠,
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。

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,
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。
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,
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。

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,
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,
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,
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。

闻一多(1899-1946)

道德的绳线

Tuesday, November 3rd, 2009

这张照片确实太震撼了,震撼得我忘记了版权,直接COPY到BLOG上。

一根绳线,连接着两只截然不同的手,而两只手的主人,已经天各一方。一根绳线,牵扯的是一具尸体,也是1.2万元人民币,而道德的绳线,已经在这肮脏的死水中,腐烂至尽。

阵痛中的中国,在社会保障制度不完善的情况下,在救援机制不明确的情况下,在某某公务员说“不是你撞的,你扶她干嘛?”或“人家胃疼管你什么事?”之类云云,我想,这样凄惨的故事还会继续重复着。

我死了,连羽毛也腐烂在泥里。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?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!!!

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

Tuesday, October 27th, 2009

“孙中界被钓鱼案”的正义总算是有点头目,但是真正的正义肯定还没有到来,看到新闻上如是说闵行区法院的某某法官找到孙中界要求他撤案,还和当事人争执起来,我想问的是,现在的法官到底是不愿为民做主了,还是不敢为民做主了。

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,但即使是迟到的正义,我们还没有切切实实拿到。当某些新闻媒介已经开始大肆吹嘘着“舆论监督的经典案例”、“勇于纠错取信于民”时,他们似乎忘记,人民面对强势集团,只能够通过“开胸验肺”、“自断手指”这样的方式,去追求本属于自己的正义。

金迷纸醉的背后

Friday, October 23rd, 2009

10月14日,中国摄影家卢广以一组《关注中国污染》的摄影专题获得了第三十届尤金·史密斯人道主义摄影奖。(详情请进入蜂鸟网

中国正在高速发展,但是这样发展的代价绝对不是一天两天能还得清的。卢广作品中所表现出来的“创伤”,仅仅是沉重代价酝酿时的初体验。对于卢广先生的选材,很是佩服,这样的纪实摄影,在目前“一切向GDP看齐”的中国,是最缺乏的。这样的作品完全有资格走进国家美术馆,甚至在天安门广场上布展!照片的意义已经远超于艺术,它更像是一个警世钟,在金迷纸醉的背后,敲打着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心。

老奶奶拉着孙女的手跪在地上谢恩

河南省舞钢市洪河边的刘家湾村,13岁的杨逍在2008年11月得了怪病。在学校、村民的捐款帮助下得救,老奶奶看到老村长来看望孙女就拉着孙女的手跪在地上谢恩。
摄于2009年4月19日

(more…)

校园宣讲会:龙湖物业PK天地华宇

Monday, October 19th, 2009

要毕业了,开始参加企业的校园宣讲会和招聘会了。10月16日参加了天地华宇物流的校园宣讲会,今天又参加了龙湖物业的校园宣讲会。两个企业都属于服务业,所以我特别注意了这两个企业举行校园宣讲会的某些细节,来个小小的PK。

1、准备工作:龙湖物业提前了一周就张贴了宣传广告,并且派人向每个寝室发放了彩印资料(我们经管学院都发了的,其他学院不清楚),可以说非常细心。而天地华宇的宣传广告我是当天上午10点才在楼下看到,而开始时间在下午2点,这样是不是太匆忙了?

2、时间观念:龙湖物业是按时在下午两点正式开场的,而天地华宇虽然在宣讲会中强调了自己对于时间观念的认知,却推迟了整整26分钟才开场,而且没有致歉。

3、服务细节:虽然宣讲会主体与学生并不构成服务关系,但是从员工的细节上,能看出企业整体的素质。龙湖物业的员工在教室门口向同学双手递送资料,而天地华宇并没有做到这点,发放资料的不是他们的员工,较为随意。同时,龙湖物业在开讲20分钟后,其员工还主动环绕会场,向没有领到资料的同学补发了资料。

4、问题处理:龙湖物业的员工真的是非常细心。开场后,外面的易拉宝(便携广告架)被风吹翻了,场内一名男性员工立即起身出门扶起。没过多久,易拉宝又翻了,一个女性员工出门,将易拉宝的位置调换了一下,避免再次被吹翻。天地华宇开场前,一直在播放广告片,可能是由于电脑的原因,播放效果极差,声音画面断断续续的,让人难以忍受,而这段时间,有的员工都在忙其他事,有的员工无所事事(估计是不会弄电脑),等了很长时间,才有一名员工上台解决此问题。

5、语言亲和度:这个问题上,我首先要承认企业确实需要能为他们带来利润的员工,优胜劣汰是必不可少的。而且龙湖物业偏重于客服,天地华宇偏重于销售,这两点从他们的宣传材料中可以找出不同。龙湖物业强调“不同性格,不同行为风格的人都可以成功”,而天地华宇强调“能者上,庸者下”。虽然后者强调的确实是市场经济的特点,也符合达尔文的进化论,不过用“庸”字来否定一个人的成功的潜力,未免过于残酷。而龙湖物业的措辞非常人性化,在宣讲结束后还特别祝愿所有的同学都能找到自己理想的工作。

总体感觉,龙湖物业是一家注重细节的企业,细中求细,这对于做客户服务的企业来说是最关键的。而天地华宇感觉对于细节的重视程度就要小一点了。

2009年11月2日:两家公司我都投过简历,并且非常期待龙湖物业的面试,不过我没有收到任何面试通知。今天早上上课得知,龙湖物业昨天就面试了,但我周围的人似乎都没有收到面试通知,不知道什么情况。

“七十码”的三年徒刑

Monday, July 20th, 2009

风风火火的杭州飙车案阶段性地落幕了,胡斌驾驶着改装后的三菱跑车以3年的刑责,以及113万元人民币的价格,买下了谭卓的生命。

《理想国》里所述“正义是强者的利益”,现在看来,在乱世之下,那些有着丰富资金的公民(有权者不讨论,他们更厉害),在法律面前确实是强者。出事了,他们能赔得起,如果媒体不放大的话,搞不好暗中还有一些与金钱挂钩的人脉活动,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。这也许就是法律送给有钱人的优惠措施,只有你有钱,赔得起,就算认罪态度好罢了,再加上某某人在足球篮球上有什么特长,这样的社会主义人才更是要特别照顾一下。

要说胡斌家里已知的四辆车,光是车价都在130-150万之间,赔偿谭卓的113万元,连他们的座驾都比不上,对这样的家庭,113万元只是小菜一碟罢了,他们真正关心的不是谭卓,而是怎样为自己的儿子开脱罪责,避免“危害公共安全罪”的缠身。人是自私的,一切的一切,都是围绕着自己的利益。从结果来看,胡斌应该是满意了,不仅逃脱了“危害公共安全”的罪名,还拿了一个“交通肇事”的最低刑期。

也许错不完全在胡斌身上,这个破烂的法律已经不适应如今的乱世。胡斌是一个有前科的孩子,危险驾车的故事,还上过新闻媒体,不过狗屁法律对这样的人似乎无能为力,不管不问,造成了今天这样的悲剧。甚至我们“公正”一点来说,胡斌毁了一个无辜的谭卓,而狗屁的法律毁掉了胡斌的前程!在我看来,乱世用重典,凡是有酒后驾车和飙车行为,都应该终身禁驾,而对于肇事逃逸,完全可以以故意谋杀论处。

胡斌案的一审,基本可以确定是“终审判决”了。如果自己心里不得不接受这样的判决的话,我也要对南京张明宝醉酒驾车造成5死4伤的惨剧重新加以认识。每个人都应该知道,醉酒驾车和闹市飙车都是非常危险的行为。胡斌案发生时,当事人完全是清醒状态下的,自始至终都知道自己危险行为可能会伤及无辜。而张明宝醉酒驾车时,则是无意识状态下的危险行为,虽然这不能免除他醉酒驾车的罪责,但是在事件发生时,他更具有“无主观故意”的条件。

胡斌闹市飙车撞得很零售,死亡一人,而张明宝醉酒驾车撞得很批发,四死五伤。但如果仅凭这一点,就要把张明宝推向“危害公共安全罪”,未免也有失公允。张明宝醉酒驾车应该重判,但是在这个狗屁法律还不健全的社会里,在胡斌案件的判决上,谁又能把“交通肇事”与“危害公共安全”的关系说清楚呢?我不禁对张明宝产生了同情之心,也希望狗屁法律能够“公正”地对待张明宝。结果如何,让我们拭目以待!

Google与Boobs

Saturday, June 20th, 2009

焦点访谈是一个很奇怪的节目,喜欢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,对人民真正关心的问题却视而不见。当然,鸡毛蒜皮的事报道报道也无妨,不过拿一些如同boobs这样生僻的单词来检索,或者说利用一个实习生来造假就不好了。那位接受CCTV内部采访的高也同学,不知道现在近况如何,网友的口水可够他吞几年的了。Google作为一个搜索引擎,最大限度地收集网络上的信息,这本来就是无可厚非的,毕竟GOOGLE不是信息生产者。当然,对于关键词联想出来的不当信息,确实非常不妥,也确实需要整改,但是这些关键词似乎也是网友们所喜好的,谷歌一直秉承的“不人为干预搜索结果”的原则在这里遇到了拦路虎。To be or not to be, This is a question!

(more…)

我认识你,是你的荣幸

Wednesday, May 6th, 2009

2004年,湖南隆回县学生罗彩霞高考后,没有被任何高校录取,而冒名顶替她的同学王佳俊却被贵州师范大学录取。据悉,王佳俊的父亲王峥嵘是隆回县公安局政委。2009年,复读后考入大学的罗彩霞因身份问题面临被取消教师资格证,为此她准备诉诸法律,但很担心家人安全。王峥嵘伙同当地公安局局长、教委多次劝说罗彩霞更改身份证号,抛出了“小罗,你会发现你认识我……我认识你,是你的荣幸”、“小罗,将来想在哪儿工作?回邵东,当老师还是进事业单位,我都可以帮忙”的巨大诱惑。

新闻链接:湖南隆回公安局政委女儿王佳俊冒名顶替上大学

自己太愚笨,为了便于理解记忆,特别用好人、坏人来表示关系,仅便于自己理解:

好人:罗彩霞——独立作战人士

坏人:王佳俊、王峥嵘(湖南隆回县公安局政委,王佳俊之父)、唐昆雄(贵州师范大学历史与政治学院院长、叫兽)、我推测还有很多权利界人士……

好人罗彩霞与坏人王佳俊集团的争斗一开始就不是公平的,即使罗彩霞身后站着广大的草根网民,但是我们的权利有王佳俊集团的势力大吗?当罗彩霞父亲手哆哆嗦嗦地颤抖着,当罗彩霞担心其父母的安全的时候,我有一次深刻地体会到权利是一个多么恐怖的东西。那带着笑脸恳求罗彩霞变更身份证的背后,是多么的阴险和狡诈,但有什么办法呢?别人有权有势多半还很有钱,抛出“认识我是你的荣幸”,肯定还是有人愿意大师化小,小事化无的。但罗彩霞背负了巨大的压力没有接受王佳俊集团的诱惑时,那唯一的理解就是,在权利还没有完全发作前,罗彩霞没有受到威胁前,罗彩霞仍然是一个老实本分的老百姓,不是权利界的“弄潮儿”,只向往这老百姓该过的日子,追求老百姓生下来就定义好的“幸福感”。

(more…)

大坪中学女足雇佣军事件 – 奥运结束,路在何方?

Saturday, April 18th, 2009

当重庆大坪中学把“大中女足勇夺21届世界中学生足球竞标赛冠军”的页面删除时,我又一次体会到,奥运虽然结束了,但接下来的路还很长很长,甚至,我们还没有找到那条该走的路……

(more…)

大学生在树林约会招惹了谁?

Sunday, April 12th, 2009

大学生在树林约会招惹了谁?4月8日21时许,北京昌平区华北电力大学两名大一学生情侣,在校外约会时双双失踪。前日,学校师生在校西侧的小树林里发现两具尸体,经证实为失踪学生。昨日,警方已抓捕两名犯罪嫌疑人。

中午看到新闻后(新闻链接),自然而然前往华北电力大学的贴吧留言,吊唁死者。不过看到某些人的评论,说“两个大学生在树林中约会,是对自己、对家庭不负责任的表现”、“两个人自身负有一定的责任,不好好学习,去上自习,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”、“树林危险,强烈建议把小树林毁掉”……我只是想问问,大学生在树林约会招惹了谁?甚至上面的言论在对罪犯做辩解!

我不否认现实生活中,偏僻地方存在危险,但对于“受害者去树林约会是对自己和家庭的不负责”的说法,我坚决反对,何况并不一定两个学生生前是自愿、主动地去树林的。即使是他们在树林里约会,两个大学生,已经是成年人,充分享有宪法及其他法律赋予他们行动自由的权利,并且在树林中约会并未侵犯他人权利,也未对社会构成威胁,更没有招惹你我他。用小学生的话来说“他们有权利去树林”、“他们有权利约会”。从情理和法理上讲,他们都没有任何主观错误也算不上有客观的过失。如果把责任推脱到两个受害者身上,不仅是对受害者的不尊重,甚至是对罪犯的辩解,罪犯就自然而然可以在法庭中叫嚣“谁叫那两个SB去树林约会来着?还把我害了呢?他们不去树林我也犯不着杀人啊!”。对于持“去上自习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”、“小树林是罪恶之源”的观点的人,我只能说,你无论在任何地方,做任何事,都有可能导致危险的发生。

有人去找两个受害者的“过失”时,有谁能想到当地治安环境为何不安定?公安机关、学校应该做些什么?为什么罪犯多为18岁,且其中有年仅16岁的未成年人?我们应该怎么对待这些迷茫在现实世界里的孩子?

对于两人在面对危机时的处理方式,是可以供生者吸取经验的。但现在具体情况还不得而知,我不愿意多说。死者已逝,请尊重死者,让他们一路走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