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the ‘Think & Rethink’ Category

郑强教授与浙大女,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的交锋

Friday, April 10th, 2009

最近网络上很火热的帖子,浙大女发帖挑战最牛愤青教授,称宁愿嫁美国黑人。看看网友的评论,基本上是一边倒地站在了郑强教授一边,用侮辱性的词汇把浙大女侮辱得一无是处。看过这两个冤家的观点后,我觉得他们可以分别代表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,而他们之间的争论,也可以上升为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的交锋,甚至是大男子主义与女权主义的交锋。

事件开端起于浙江大学“愤青”教授郑强称“某些女生不自重,我们的女生见到垃圾一般的外国男人都要讨好”。当然,这句话只是温和的批判,而郑强教授更多的却是关注社会体制、教育体制以及中国人的精神层面,甚至,还背离了众多愤青灭日精神,称中国在对待知识的态度上应该向日本看齐。从这些观点上,我们可以认为郑强教授是一个理想主义者,对于现有状况不满,而力求改变。我看了郑强教授7分钟的讲座视频,对其中所讲述的,是很肯定的。比如中国大学的文化缺失、中国人对于民族文化的冷漠、中国需要研究和学习日本。(当然我对他所言的“腐败问题”持有不同观点)

而浙大女的挑战却是激烈的。其言论大致可以分为3点:
1、对中国男人的失望,称“中国大学男生每天生活的三重奏是:网游、泡妞、篮球”。当然,在我周围,相当数量的大学男生是这样的。但事实还有很多男生是积极上进的,这位女生没有发现?
2、对“爱国”的讽刺,称“国不爱我,我爱他个屁”。用通俗的语言对应了陈独秀所言“我们爱的国家是为人民谋幸福的国家,不是人民为国家做牺牲的国家”,但是她具体表诉的是什么,还不得而知。
3、郑强教授的虚伪,称“郑强教授的大男子主义和伪爱国”。如果说郑强教授是一个大男子主义者,那么这位浙大女可以说是一位女权主义者。而郑强教授对于中国男人的软弱还有另外一番解释,那就是“小学时男孩被女老师管教,导致了阴盛阳衰”。郑强教授似乎也忘记了所有人的第一老师:母亲。一项人口学研究显示,受教育程度高的女性培养出来的子女,其身体素质、文化素质和道德修养也普遍较高。所以个人认为郑强教授的这个说法太牵强附会了。

(more…)

驳斥“地球一小时”阴谋论

Saturday, March 28th, 2009

早上一开QQ,群上弹出了反对“地球一小时”活动的内容,当即就非常郁闷。没有想到这次被中国某些人误会得如此之深,“地球一小时”套上了“反对世界人民观看解放西藏50周年晚会”的罪名,或称之为“地球一小时”阴谋论。中国人民又开了一个国际玩笑,不知道明天会不会登上世界各大媒体的新闻上。让我这个笨脑袋解析一下“地球一小时阴谋论”提出者和附和者具有以下一个或多个特征:

1、爱国者(或极端民族主义者)。对政治事件极敏感,多半是青年学生。

2、SB从众者,通常来说就是看热闹的,无所事事而又缺乏思考,人云亦云者。

3、Ctrl+C、Ctrl+V综合症患者,疯狂地使用复制、粘贴键,发布垃圾信息到BBS、QQ群中。建议此类人立即服用OCD药物——百忧解!

(more…)

和服刺痛了我们自卑的心灵

Thursday, March 26th, 2009

很早就知道“武汉大学和服母女遭驱赶”事件,也不想写点什么,毕竟在中国,这样的事情很多很多。况且看了网友的评论,更觉得自己的想法是与人民大众背道而驰的。不信的话,可以参考腾讯、163的网友热评,以及评论的支持人数与反对人数之比(截至26日21点)。

(more…)

海子20年

Thursday, March 26th, 2009

今天是海子的生日。而20年前的今天,在海子25岁的生日的时候,他在山海关用卧轨的方式,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知道海子的人大概都是因为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》,我也不例外。高中时候的我,常常在忧郁的池塘里挣扎,学到海子的诗,觉得他是一个乐观豁达的人,自己受到了或多或少的感触,就去书店翻到《海子的诗》。说实话,我对文学是一窍不通,更不用说高深的诗歌了。但是我还是随意找了几篇来读,发现海子的诗里承载了太多的忧伤,也正是这些忧伤,使我更加沉溺于忧郁的池塘。

(more…)

Crimes Against Humanity

Thursday, March 19th, 2009

趁这两天身体不适,无精打采之时,安安静静地看了两部早已下载的电影,《人类消失后的世界》(Life After People)和《当地球停止转动》(The Day The Earth Stood Still),以我反人类的性格,这两部电影可谓正合我意。两部电影都被我归类在纪录片中,虽然《当地球停止转动》可以当成一部科幻片或者说故事类型的灾难片,但我仍然认为其具有显示的记录意义。

life-after-people

(more…)

汇源的机会成本

Thursday, March 19th, 2009

3月18日,商务部正式拒绝了可口可乐对汇源的收购案。这个拒绝顺应了广大网民的呼声,即使再怎么澄清“与民族主义无关”,这个拒绝也被被广大网民套上了“保护民族企业”的光环。

在金融风暴来临之前,可口可乐是拿出了巨额的收购要约,使得汇源愿意顺归可口可乐名下。如今的可口可乐再看这个巨额要约,肯定就不那么心甘情愿了,毕竟汇源目前的市价还远远未达到20亿美元,要拿这个烫手的山芋在中国赚钱,还不是那么容易之事。毕竟,在我周围的人中,就没有人喝汇源,基本上是一边倒地喝统一或康师傅。

中国不应该仅仅局限于“反对外资收购民族企业”,而“没有长远计划而被短期利益所吸引的收购”更是不合理,南孚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,在发展蒸蒸日上之时,控股权变成了竞争对手——吉列(金霸王),而出售所得的收益,也在不明不白之间,不知去向,最多是赚得几分利息。

汇源老总朱新礼应该还是痛苦的,虽然表面上尊重商务部的决定,但他毕竟和南孚不同,有本有着自己的打算。收购案被阻止后,朱新礼之前的种种设想就化为了泡影,比如控制上游原料。一个人想做一番大事业,弃小鱼而钓大鱼是再正常不过了,而放弃小鱼得来的是大鱼,还是虾米,就要看造化了。我认为在不久的将来,这个事件所引导出来的结果便会凸显,汇源是走强,还是走弱,只有拭目以待!当然我们也无法知道汇源被收购后,朱新礼能否钓来大鱼。但是我总认为,孩子既然有自己的想法,家长应该为其创造一个宽松的,自主的环境,让其自由思考,独立发展。

何以见得:再穷也不能穷教育!?

Wednesday, December 3rd, 2008

从1984年开始在甘肃当代课教师的郭海菊老师,于2008年在新疆一所小学校长的办公室,讨要工资表时,突发脑溢血,离开人世……在离开人士的前一个月,她被告知“不用再来上课了”,就这样,她在这个偏僻的西部,那每个月400元的工资,度过了自己的一生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cd.qq.com/a/20081202/000206.htm

奥运会的胜利召开,中国在国际金融机构的话语权也在不断上升,中国在遭遇了百年不遇的雪灾和大地震后,也能够拿出40000亿人民币来抵御金融危机的侵袭。中国真的有钱吗?奥运会的胜利召开,是否明示着中国进入了和发达国家相抗衡的阶段呢?

(more…)

我们是“乐于”还是“不得不”亲手毁掉中国的软件行业

Friday, October 24th, 2008

对于“微软黑屏事件”,大家依然吵吵闹闹,大部分网友都严厉谴责微软的黑屏做法。对于我一个使用盗版WINDOWS和OFFICE的大学生来说,我还是想替MS说几句话。

要说“黑屏事件”在香港倒没有引起什么讨论,甚至根本就不是新闻,鄙人看到过香港的公益广告中对于使用盗版所作出的惩罚是“监禁”。但对于大陆人使用软件时,向来不尊重他人的劳动成果,买电脑的时候只计算硬件的支出,对于看不到的软件,可是一毛不拔。微软是赚了很多钱,但是也为中国做了很多事。没有微软WINDOWS,中国现在的电脑普及率可能只比朝鲜好那么一点,但正也是这个原因,我们中国人,用我们的习俗,亲手摧毁了中国的软件产业。

微软财大气粗,盗版对他们的影响,也只不过是在全球销售业绩中有一个败笔。但是对于中国的民族软件行业来说,盗版者摧毁了整个国家软件创新的欲望。盗版使得软件公司无法赢利,一切研发都是徒劳的,泱泱大国,人才济济,有这么多的游戏公司,但是真正创新的软件行业则是寥寥无几。

也许中国人能认识到这点,但是我们似乎还是很不讲理地为自己的错误找到这样那样的借口。微软的产品早已不是2000多远的价位,VISTA HOME版本目前价格不到500,甚至京东商城上的OEM版本只要300多米,而OFFICE普及版只要199米,再用“其高无比的价格”形容MS应该不是太适合了。(当然,还有再降的余地,WINDOWS 300米,OFFICE 90米是我理想价位。)

也许为了我们的民族产业,我们真的应该希望微软全面放弃中国大陆市场,停止一切相关研发,让中国的民族软件产业自力更生,实现中国人人会使用Linux的大好局面。

pirate2

pirate1

P.S;对于我自己的劣根性,我是深有体会。但对于整个民族在学术腐败中的自欺欺人来说,我算不了什么,重要的是中国的未来没有了创新的动力!

使用盗版只是其中一个小小的例子,我们无法自拔,就如我无法在我租用的美国空间中上传音乐一样(美国主机是言论自由的,但是侵权行为会使空间商封掉你的空间,如放置未经授权的软件、音乐、视频等),我也要单独租用一个国内的主机,来上传音乐、软件。只因为,在中国,盗版并不可耻,甚至那种使用盗版时,有感而发的民族自豪感,能如此轻易的跃然于纸上、网上和我们的心坎上。

“政府无法作为”不是“培养二等公民”的理由!

Thursday, October 2nd, 2008

贵州黄平教育局要求学生在路上遇见汽车时需要敬礼

gz

对于没有深入到乡间地头的我,肯定无法了解当地交通事故对学生的伤害,虽然“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”很有一番道理,但是在这件事上,我的观点是:“政府无法作为”不是“培养二等公民”的理由!

黄平教育局称,“这项活动只针对农村公路沿线的学校,而城镇学生无需“敬礼”,因为那里交通警示设置比较齐全”,也是有一番苦水无法诉出的。苦水在于:我们没有齐全的交通警示标志……山路崎岖……部分司机素质地下……由此带来了学生上学、放学时的安全隐患。

城市与农村有着很多不可调和的差异,“政府的无法作为”可以是教育局,也可以是交通局,不过从更为宏观的层面上看来,是政府无暇估计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,使得农村公民的权利在很多方面都不及城市居民。但是这不能成为培养二等公民的理由。农村的小学生也许对“敬礼”没有什么厌恶感,但是一旦让他们走向城市,他们原来向汽车敬礼的行为多少会在他们心中留下“阴影”。汽车驾驶员和行人都是平等的,甚至在很多发达国家汽车是需要避让行人的。让行人,让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向汽车敬礼,无论动机如何,都表现出了二者身份上的不平等关系。

乐观地想,“政府的无法作为”并非“政府不作为”,是政府没有能力顾及到农村的各项建设。在中国成为发达国家前,广大的农村依然要长时间地忍受公民权利不平等的煎熬。特别是在受教育程度上,优秀的教育资源是100%地向城市倾斜!

中央已经决定把目光再一次瞄准农村的时候,希望城市里的人少一点优越感,多点记性,知道是谁养活了13亿人,知道是谁“为了先富的那部分人”,甘愿充当二等公民!!!

Government & Stars’ Responsibilities

Monday, September 15th, 2008

政府与明星的责任

dengjie

三鹿的辉煌将一去不返,这是肯定的。三鹿早期的PR实在是让人失望,即使后期有所补偿,我相信“首因效应”也会使消费者鄙视三鹿一辈子!

和葛优代言非法集资公司“万里大造林”一样,邓婕等代言三鹿产品的众多明星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。按一个正常的思维,代言“中国驰名商标”、“中国名牌”、“绿色食品认证”、“国家免检产品”的产品,是一个非常安全的代言。可惜三鹿在众多光环的照耀下,仍然是一个“对消费者不负责任”的公司,这就苦了邓婕他们。因为我们又知道从三鹿开始,“中国驰名商标”、“中国名牌”、“绿色食品认证”、“国家免检产品”可能是有毒产品。那么真正的责任在哪里?

(more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