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the ‘English Study’ Category

最后的英语课

Tuesday, November 17th, 2009

今天晚上的《英语语音语调》,是我在西南科技大学里的最后一堂英语课,也应该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接受国民教育中的英语课程。在这里,我要特别感谢这门课的授课老师——高阳老师。

最后的英语课实际上并没有授课,只是让每个学生上台演讲或者朗诵,以记为平时成绩。我的演讲稿是自己写的,有些仓促,所以一直在后面熟悉稿子。到最后,我竟然是最后一个上台的同学。这是我第二次在台上进行演讲,多少有些紧张,并且自己底子并不好。完成后,高阳老师给了我极大的鼓励,甚至让其他学生向我学习练习语音语调的方法,这让我非常感激,因为之前高阳老师已经鼓励过我多次了。

高阳老师是一个很负责任的老师。英语语音语调是一门素质选修课,只有12次课程(实际上我只上了9次)。一般情况下,素质选修课的老师都不太重视教学,但是高阳老师却非常认真,对每个同学的发音都不会放过,而且给了我们很多机会练习发音。

之前我一直以为授课老师是金花漫老师,到今天下课的时候,我特意去感谢老师的时候,老师才说她并不是Miss Jin,而是Miss Gao。高阳老师始终强调的是模仿学习标准的语音语调,比如新概念英语,而且需要大声地、紧张地、夸张的、抑扬顿挫地诵读,掌握其中的语音语调和断句方法。

自己的英语并不好,自己练习也很少,但是高阳老师让我找回了自信。虽然这是我最后的英语课,但是我相信,我以后接触英语的机会还很多很多,我也希望学好这门语言工具,和世界交流。

《老友记》里的YMCA

Thursday, October 15th, 2009

最近开始搜寻《老友记》里的歌曲,最让我不能忘记的镜头里,有三首歌同样让人无法忘怀。《Smell Cat》是Phoebe Buffay的成名作,这当然不能漏掉!再次,就是剧集中Rachel和Fat Monica在80年代的大学舞会上跳的《Funky Town》。最后,就是这首来自于《老友记》第二季第21集结尾的场景:Monica戴着金发和假胸,站在餐厅吧台上跳《YMCA》了。

(more…)

兼职翻译工作心得

Saturday, August 1st, 2009

回首前五天的时间,确实值得回忆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发现一个任务网站上有一些兼职工作。本想着假期闲来无事,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做了一个工作任务。兼职的是一个翻译工作,给一个旅游网站(到到网)翻译客人对于各个酒店的评论,英译中,任务的报酬是500元(实际收益只有390元,任务网站要收取20%的中介费,外加10元钱的认证费)。

收到雇主发来的“试译通过”的信息后,首先是喜出望外的,毕竟自己英语水平还是很差劲(勉强过了四级,还是两年多前考的),但是当发现所有的翻译工作需要在5天内完成时,我觉得能不能按时完成还是一个问题。接下来的日子很是凄惨,对于一个不是英语专业的学生来说,我遇到生词的几率大大超过了专业人士,特别是在翻译某些评论的时候,风格的变化让人感觉很不适应。整体上进度都很慢,甚至有2天晚上我都是通宵坐在电脑前,一句一句琢磨——脖子疼的,眼睛红的。

需要感谢的是,在进度很慢的情况下,我在“百度知道”里发问,主要是一些长难句的理解(当然也很偷懒地找人帮我翻译了几段,嘿嘿),很多人都参与了帮忙,特别是lonesomeguy和evendarker无私地为我翻译了几段。同时我也不得不在“百度知道”送出了4000多分犒劳帮助我的人。

翻译的过程甚是艰辛,不过翻译中却收获了两点:

第一,强烈感觉到翻译工作的巨大压力。对于这次英译中来说,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。雇主要求的翻译风格是口语化、本地化,所以首先需要理解句子。评论者来自不同的国家,有着各种不同的英文风格,甚至本身就存在的笔误,要进行理解和校正,这真的让人很伤脑筋。通常,很多网友在网站发表评论,都不是使用正规的英文格式,中间可能省略了很多“逻辑转换”或者“专业知识的平民化”过程,这样翻译成中文的时候,需要进行语言再加工,让我苦不堪言。

举例:German hotel rooms tend to run towards the spartan in their accommodation by design and while there are some exceptions to this rule, they do seem a touch bare to American eyes.

这里翻译的时候,就需要知道“美国人”、“斯巴达式风格”和“裸露”的联系。翻译出来为:

“德国的酒店房间喜欢被设计成斯巴达式风格,不过这样的简约的设计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接受的,在美国人的眼中,简约得简直就是一丝不挂。”(言外之意也说明了美国酒店通常都是金碧辉煌的奢华吧。——翻译得不好,高手不要挑刺啊!)

(more…)

The Letter to Arnold

Monday, March 2nd, 2009

给笔友写信也应该是一种学习,至少和英语有联系,所以准备记录一些自己写的信件。即使自己的英语很差,记录自己的学习过程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Arnold是我在HongKong Youth Hostel遇见的一位来自荷兰的朋友。给我的印象是:乐观而友好,个子非常高!(我终于见识了荷兰人的身高,荷兰男性平均身高1.83m,而我只有1.63m。什么是差距?这就是差距!)

(more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