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s Tagged ‘事件’

CN域名,个人禁止!

Tuesday, December 15th, 2009

最近很忙,忙考试,忙论文,东忙西忙忘了很多事。不过“完全禁止个人注册CN域名”,可不是易忘之事!

网站从12月6日开始就无法访问了,主机商锐格科技解释说服务器故障,说这不是一天两天能修好的。我当时觉得这只是锐格科技的一个alibi,实际上机房很可能被封了。说实话,用锐格科技的主机有两年多了,感觉还行,没有出过什么长时间的问题,只是服务马马虎虎,哪叫别人便宜呢。但是这次,拖了一周都无法解决,原因除了机房被封,那就是锐格濒临倒闭了。(2010年1月更新:锐格最终恢复了主机,用了两周的时间。这比起火山互联拖上一个多月都没反应,确实还是不错的。)

幸好上个月做过一次backup,前两天想转移到万网,找了一个便宜货(我到哪都是找便宜货~),竟然不支持我常用的phpMyAdmin,搞不懂如何恢复数据库,于是放弃。

今天上午考完《战略管理》,回到寝室看见新闻,说CNNIC停止.cn域名的个人用户申请。哇,这可是件大事,要知道个人拥有.cn域名的人数是相当惊人的,况且看起来CCTV和CNNIC措辞之强硬,心里不得不咕哝咕哝我这小小博客能否存活下去。N多博主早就提醒大家不要注册.cn域名,也不要把域名放在国内的注册商手中,看来他们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,至少在Godaddy上注册域名的人,没有此类的烦恼。

所幸,找了一个DreamHost的空间暂时把BLOG恢复了,FTP速度很慢,还缺少了一篇文章。不过我的QQ阅读空间一直保存了博客的文本,算帮了我大忙。恢复完成后,发现图片无法显示。由于图片放置在火山互联,急忙查看,只见一句“暂停网站dreamkeeper.com.cn通知”,理由是我在空间里放置了一个BBS(实际上这个BBS一直处于关闭注册状态)。图片的问题,空了再解决。

可见这段时间,遥远的大洋彼岸,又要接纳大陆众多的BLOG用户,还有那些忙得屁颠屁颠转移域名的人们。

P.S.:实际上,在大陆地区实行域名实名制,我还是蛮赞成的,这样投机倒把的人会减少,网络确实也会干净些。但是,事事不能一刀切,如何保障个人隐私,如何保障网络舆论的监督作用,这都不是一天两天能说得清、做得到的!

道德的绳线

Tuesday, November 3rd, 2009

这张照片确实太震撼了,震撼得我忘记了版权,直接COPY到BLOG上。

一根绳线,连接着两只截然不同的手,而两只手的主人,已经天各一方。一根绳线,牵扯的是一具尸体,也是1.2万元人民币,而道德的绳线,已经在这肮脏的死水中,腐烂至尽。

阵痛中的中国,在社会保障制度不完善的情况下,在救援机制不明确的情况下,在某某公务员说“不是你撞的,你扶她干嘛?”或“人家胃疼管你什么事?”之类云云,我想,这样凄惨的故事还会继续重复着。

我死了,连羽毛也腐烂在泥里。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?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!!!

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

Tuesday, October 27th, 2009

“孙中界被钓鱼案”的正义总算是有点头目,但是真正的正义肯定还没有到来,看到新闻上如是说闵行区法院的某某法官找到孙中界要求他撤案,还和当事人争执起来,我想问的是,现在的法官到底是不愿为民做主了,还是不敢为民做主了。

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,但即使是迟到的正义,我们还没有切切实实拿到。当某些新闻媒介已经开始大肆吹嘘着“舆论监督的经典案例”、“勇于纠错取信于民”时,他们似乎忘记,人民面对强势集团,只能够通过“开胸验肺”、“自断手指”这样的方式,去追求本属于自己的正义。

“七十码”的三年徒刑

Monday, July 20th, 2009

风风火火的杭州飙车案阶段性地落幕了,胡斌驾驶着改装后的三菱跑车以3年的刑责,以及113万元人民币的价格,买下了谭卓的生命。

《理想国》里所述“正义是强者的利益”,现在看来,在乱世之下,那些有着丰富资金的公民(有权者不讨论,他们更厉害),在法律面前确实是强者。出事了,他们能赔得起,如果媒体不放大的话,搞不好暗中还有一些与金钱挂钩的人脉活动,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。这也许就是法律送给有钱人的优惠措施,只有你有钱,赔得起,就算认罪态度好罢了,再加上某某人在足球篮球上有什么特长,这样的社会主义人才更是要特别照顾一下。

要说胡斌家里已知的四辆车,光是车价都在130-150万之间,赔偿谭卓的113万元,连他们的座驾都比不上,对这样的家庭,113万元只是小菜一碟罢了,他们真正关心的不是谭卓,而是怎样为自己的儿子开脱罪责,避免“危害公共安全罪”的缠身。人是自私的,一切的一切,都是围绕着自己的利益。从结果来看,胡斌应该是满意了,不仅逃脱了“危害公共安全”的罪名,还拿了一个“交通肇事”的最低刑期。

也许错不完全在胡斌身上,这个破烂的法律已经不适应如今的乱世。胡斌是一个有前科的孩子,危险驾车的故事,还上过新闻媒体,不过狗屁法律对这样的人似乎无能为力,不管不问,造成了今天这样的悲剧。甚至我们“公正”一点来说,胡斌毁了一个无辜的谭卓,而狗屁的法律毁掉了胡斌的前程!在我看来,乱世用重典,凡是有酒后驾车和飙车行为,都应该终身禁驾,而对于肇事逃逸,完全可以以故意谋杀论处。

胡斌案的一审,基本可以确定是“终审判决”了。如果自己心里不得不接受这样的判决的话,我也要对南京张明宝醉酒驾车造成5死4伤的惨剧重新加以认识。每个人都应该知道,醉酒驾车和闹市飙车都是非常危险的行为。胡斌案发生时,当事人完全是清醒状态下的,自始至终都知道自己危险行为可能会伤及无辜。而张明宝醉酒驾车时,则是无意识状态下的危险行为,虽然这不能免除他醉酒驾车的罪责,但是在事件发生时,他更具有“无主观故意”的条件。

胡斌闹市飙车撞得很零售,死亡一人,而张明宝醉酒驾车撞得很批发,四死五伤。但如果仅凭这一点,就要把张明宝推向“危害公共安全罪”,未免也有失公允。张明宝醉酒驾车应该重判,但是在这个狗屁法律还不健全的社会里,在胡斌案件的判决上,谁又能把“交通肇事”与“危害公共安全”的关系说清楚呢?我不禁对张明宝产生了同情之心,也希望狗屁法律能够“公正”地对待张明宝。结果如何,让我们拭目以待!

我认识你,是你的荣幸

Wednesday, May 6th, 2009

2004年,湖南隆回县学生罗彩霞高考后,没有被任何高校录取,而冒名顶替她的同学王佳俊却被贵州师范大学录取。据悉,王佳俊的父亲王峥嵘是隆回县公安局政委。2009年,复读后考入大学的罗彩霞因身份问题面临被取消教师资格证,为此她准备诉诸法律,但很担心家人安全。王峥嵘伙同当地公安局局长、教委多次劝说罗彩霞更改身份证号,抛出了“小罗,你会发现你认识我……我认识你,是你的荣幸”、“小罗,将来想在哪儿工作?回邵东,当老师还是进事业单位,我都可以帮忙”的巨大诱惑。

新闻链接:湖南隆回公安局政委女儿王佳俊冒名顶替上大学

自己太愚笨,为了便于理解记忆,特别用好人、坏人来表示关系,仅便于自己理解:

好人:罗彩霞——独立作战人士

坏人:王佳俊、王峥嵘(湖南隆回县公安局政委,王佳俊之父)、唐昆雄(贵州师范大学历史与政治学院院长、叫兽)、我推测还有很多权利界人士……

好人罗彩霞与坏人王佳俊集团的争斗一开始就不是公平的,即使罗彩霞身后站着广大的草根网民,但是我们的权利有王佳俊集团的势力大吗?当罗彩霞父亲手哆哆嗦嗦地颤抖着,当罗彩霞担心其父母的安全的时候,我有一次深刻地体会到权利是一个多么恐怖的东西。那带着笑脸恳求罗彩霞变更身份证的背后,是多么的阴险和狡诈,但有什么办法呢?别人有权有势多半还很有钱,抛出“认识我是你的荣幸”,肯定还是有人愿意大师化小,小事化无的。但罗彩霞背负了巨大的压力没有接受王佳俊集团的诱惑时,那唯一的理解就是,在权利还没有完全发作前,罗彩霞没有受到威胁前,罗彩霞仍然是一个老实本分的老百姓,不是权利界的“弄潮儿”,只向往这老百姓该过的日子,追求老百姓生下来就定义好的“幸福感”。

(more…)

大坪中学女足雇佣军事件 – 奥运结束,路在何方?

Saturday, April 18th, 2009

当重庆大坪中学把“大中女足勇夺21届世界中学生足球竞标赛冠军”的页面删除时,我又一次体会到,奥运虽然结束了,但接下来的路还很长很长,甚至,我们还没有找到那条该走的路……

(more…)

大学生在树林约会招惹了谁?

Sunday, April 12th, 2009

大学生在树林约会招惹了谁?4月8日21时许,北京昌平区华北电力大学两名大一学生情侣,在校外约会时双双失踪。前日,学校师生在校西侧的小树林里发现两具尸体,经证实为失踪学生。昨日,警方已抓捕两名犯罪嫌疑人。

中午看到新闻后(新闻链接),自然而然前往华北电力大学的贴吧留言,吊唁死者。不过看到某些人的评论,说“两个大学生在树林中约会,是对自己、对家庭不负责任的表现”、“两个人自身负有一定的责任,不好好学习,去上自习,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”、“树林危险,强烈建议把小树林毁掉”……我只是想问问,大学生在树林约会招惹了谁?甚至上面的言论在对罪犯做辩解!

我不否认现实生活中,偏僻地方存在危险,但对于“受害者去树林约会是对自己和家庭的不负责”的说法,我坚决反对,何况并不一定两个学生生前是自愿、主动地去树林的。即使是他们在树林里约会,两个大学生,已经是成年人,充分享有宪法及其他法律赋予他们行动自由的权利,并且在树林中约会并未侵犯他人权利,也未对社会构成威胁,更没有招惹你我他。用小学生的话来说“他们有权利去树林”、“他们有权利约会”。从情理和法理上讲,他们都没有任何主观错误也算不上有客观的过失。如果把责任推脱到两个受害者身上,不仅是对受害者的不尊重,甚至是对罪犯的辩解,罪犯就自然而然可以在法庭中叫嚣“谁叫那两个SB去树林约会来着?还把我害了呢?他们不去树林我也犯不着杀人啊!”。对于持“去上自习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”、“小树林是罪恶之源”的观点的人,我只能说,你无论在任何地方,做任何事,都有可能导致危险的发生。

有人去找两个受害者的“过失”时,有谁能想到当地治安环境为何不安定?公安机关、学校应该做些什么?为什么罪犯多为18岁,且其中有年仅16岁的未成年人?我们应该怎么对待这些迷茫在现实世界里的孩子?

对于两人在面对危机时的处理方式,是可以供生者吸取经验的。但现在具体情况还不得而知,我不愿意多说。死者已逝,请尊重死者,让他们一路走好。

郑强教授与浙大女,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的交锋

Friday, April 10th, 2009

最近网络上很火热的帖子,浙大女发帖挑战最牛愤青教授,称宁愿嫁美国黑人。看看网友的评论,基本上是一边倒地站在了郑强教授一边,用侮辱性的词汇把浙大女侮辱得一无是处。看过这两个冤家的观点后,我觉得他们可以分别代表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,而他们之间的争论,也可以上升为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的交锋,甚至是大男子主义与女权主义的交锋。

事件开端起于浙江大学“愤青”教授郑强称“某些女生不自重,我们的女生见到垃圾一般的外国男人都要讨好”。当然,这句话只是温和的批判,而郑强教授更多的却是关注社会体制、教育体制以及中国人的精神层面,甚至,还背离了众多愤青灭日精神,称中国在对待知识的态度上应该向日本看齐。从这些观点上,我们可以认为郑强教授是一个理想主义者,对于现有状况不满,而力求改变。我看了郑强教授7分钟的讲座视频,对其中所讲述的,是很肯定的。比如中国大学的文化缺失、中国人对于民族文化的冷漠、中国需要研究和学习日本。(当然我对他所言的“腐败问题”持有不同观点)

而浙大女的挑战却是激烈的。其言论大致可以分为3点:
1、对中国男人的失望,称“中国大学男生每天生活的三重奏是:网游、泡妞、篮球”。当然,在我周围,相当数量的大学男生是这样的。但事实还有很多男生是积极上进的,这位女生没有发现?
2、对“爱国”的讽刺,称“国不爱我,我爱他个屁”。用通俗的语言对应了陈独秀所言“我们爱的国家是为人民谋幸福的国家,不是人民为国家做牺牲的国家”,但是她具体表诉的是什么,还不得而知。
3、郑强教授的虚伪,称“郑强教授的大男子主义和伪爱国”。如果说郑强教授是一个大男子主义者,那么这位浙大女可以说是一位女权主义者。而郑强教授对于中国男人的软弱还有另外一番解释,那就是“小学时男孩被女老师管教,导致了阴盛阳衰”。郑强教授似乎也忘记了所有人的第一老师:母亲。一项人口学研究显示,受教育程度高的女性培养出来的子女,其身体素质、文化素质和道德修养也普遍较高。所以个人认为郑强教授的这个说法太牵强附会了。

(more…)

驳斥“地球一小时”阴谋论

Saturday, March 28th, 2009

早上一开QQ,群上弹出了反对“地球一小时”活动的内容,当即就非常郁闷。没有想到这次被中国某些人误会得如此之深,“地球一小时”套上了“反对世界人民观看解放西藏50周年晚会”的罪名,或称之为“地球一小时”阴谋论。中国人民又开了一个国际玩笑,不知道明天会不会登上世界各大媒体的新闻上。让我这个笨脑袋解析一下“地球一小时阴谋论”提出者和附和者具有以下一个或多个特征:

1、爱国者(或极端民族主义者)。对政治事件极敏感,多半是青年学生。

2、SB从众者,通常来说就是看热闹的,无所事事而又缺乏思考,人云亦云者。

3、Ctrl+C、Ctrl+V综合症患者,疯狂地使用复制、粘贴键,发布垃圾信息到BBS、QQ群中。建议此类人立即服用OCD药物——百忧解!

(more…)

和服刺痛了我们自卑的心灵

Thursday, March 26th, 2009

很早就知道“武汉大学和服母女遭驱赶”事件,也不想写点什么,毕竟在中国,这样的事情很多很多。况且看了网友的评论,更觉得自己的想法是与人民大众背道而驰的。不信的话,可以参考腾讯、163的网友热评,以及评论的支持人数与反对人数之比(截至26日21点)。

(more…)